番外 暮春之戀(省立篇)(1 / 2)

春日的尾巴,夏日的清眸,本應是個長相清秀的女孩,可暮春這人卻偏偏長相平平,特別是臉頰兩側還有許多討厭的雀斑。

這是暮春第一天去高中報到,按著往常的習慣在早餐店里買了幾個包子,匆匆上路。她的坐騎是一輛亮黃色的小輪自行車,她習慣在車后座放著她那鼓鼓的書包,然后在車把上掛上那一只素色的布袋,布袋里裝著她最心愛的書。

她是個安靜的女孩,起碼從小到大老師給她的評語都是這樣。她的唯一愛好就是看書,看各種各樣的書,以至于她那張原本就不驚艷的臉上又多了一厚厚的眼鏡。

她要去的高中,是全省最好的高中。學校的大門很高很漂亮,她從車上一躍而下,興奮地快步推著車走了進去。

“喂,你別動!”一聲凄慘的叫聲。

她嚇了一跳,回頭看見一個面目清秀的男生皺眉看著她。

“你的車籃勾我的包了!”語氣帶著點微怒。

暮春回頭一看,果真,不知什么時候車籃的一處尖角和一只黑色字母書包扯在一起。

“對不起,對不起!”她慌忙停車,低頭將包小心解下,遞給那個男生。

“算啦!”男生接過包快速朝另一邊離開。

她輕嘆一口氣,默默祈禱第一天可別出什么事。

按照慣例新生的教室在教學樓的頂樓,暮春的班級是高一二班,就在五樓走廊盡頭那處。教室里已經到了大半的同學,她找了個靠墻的位置坐下,期待著她的同桌的到來。有些興奮,也有些緊張。

“同學,你是二班的!?”前桌一個漂亮時尚的女生轉過頭問。

暮春點點頭,面前這個女生長得真好看啊。

“我叫夏齊齊,今后我們就是同學了!”夏齊齊熱情地伸手,讓暮春有些不知所措。

“我叫暮春。”

“暮春,誒你名字真好聽,我們一個春一個夏真是有緣!”

暮春一眼喜歡上了面前這個女孩子,無論是性格還是長相,她都比自己要優秀的多。

“暮春,你知道我們班有幾個男生嗎?”

暮春搖頭。

“那哪個男生好看你知道嗎?”

暮春繼續搖頭。

“暮春,你知道我們班的班主任是誰嗎?”

暮春不知道夏齊齊問了多少問題,只是一個勁地搖頭,夏齊齊真是個活潑。

沒過多久,班里的學生就到的差不多了,教室里的空位也沒剩多少,暮春身邊依舊是空蕩蕩的。她張望著窗外,下一個來的會是誰呢?

她看著樓梯口走上的那個男生,是剛剛校門口遇見的那位,他正朝著這邊走來。不會,不會那么湊巧吧?眼睜睜看著他從樓梯口,邁入教室,然后徑直走到她身邊。

“是你啊!”他一屁股坐在暮春身邊。

暮春不喜歡男同桌,在她印象中男生總是會惹來很多麻煩,或者說,他完全打亂了她的計劃。

“你好!我是夏齊齊!”夏齊齊轉過頭打照面。

“我叫唐生,你好!”

暮春一笑,唐僧,西天取經上這兒來了?

唐生看著暮春笑了,解釋道:“注意是翹舌。唐生!”

“唐僧!”夏齊齊捂著嘴一直笑,唐生則一臉黑線看著兩人。

“誒,你叫什么名字!?”唐生肘了肘暮春。

“暮春。”

“哦。”

唐生和暮春就這樣成了同桌,一對不打不鬧,也不常交流的同桌。唐生喜歡打籃球,暮春則喜歡看書,一個動,一個靜,沒有什么共同語言,就是一起坐著聽課,寫作業,考試。

暮春不理解,唐生為何一定要當她的同桌?不會覺得無聊,不會覺得無趣嗎?

直到那次班干競選,唐生推薦暮春當衛生委員,他們倆才算第一次交流。

“唐生,我不想當衛生委員。”暮春從小到大就沒當過班干,她怕自己連說話都不利落,到時候丟臉。

“暮春,你這人太靜了,你得變變。”

改變?暮春是個喜歡一成不變的人,就像她吃了三年樓下早餐店的包子,就像她看了十幾遍的紅樓夢,她不喜歡改變,現在的她不好嗎?

而且,唐生說的改變是要付出代價的。

男生們總是逃值日這事讓暮春頭疼,所以暮春總是一個人留到最后把活干完。

“暮春!”她回頭,唐生正拿著拖把走來,在地板上流出一道水痕。

“今天不是你值日。”暮春疑惑。

“知道,我幫太子代的!”唐生說的太子是班里最高傲的一個男生,他從來不做衛生,只有夏齊齊這樣的女生會喜歡他,不過這個故事我們要之后再說。

“哦。”

暮春繼續坐在桌上擦窗,時不時回頭看著唐生拿著拖把在教室前后跑來跑去。其實,這個男生也不討厭。

“暮春,下次別自個干了啊!”唐生說,“這都是他們該干的事!”

“可是……”

“可什么是,膽子大些!”唐生像個唐僧拍拍她的肩。

那天回到家,暮春看著鏡子里的自己,唐生說要改變,是怎么樣的改變呢?她打開那本新買的筆記本上,工整寫上二字“改變!”覺得不好,又把它撕了。

第二天,她終于鼓起勇氣走到太子身邊:“太子,今天是你值日。”

太子抬頭看了眼她,淡淡說:“我放學還有補習,沒空!”

暮春扯了扯衣角,心一橫:“你也是班級一份子,你該干的事情,就該自己做好!”暮春干脆把拖把朝他身上一扔,走回座位。

太子驚訝看著面前這個原本說話都不利落的女孩,其實就連周圍的男生都目瞪口呆。她還是那個暮春嗎?那個他們偶爾連名字都記不得的女孩。

“不就是個衛生委員囂張什么!”一旁一個女生說道。

暮春有些難過,她不知道這樣做是不是對的,會不會他們開始討厭她。

只有唐生站起來拍手:“暮春,真棒,你太棒了!”

暮春不知道棒在那里,太子那天依舊沒做值日,而那些切切私語的小女生對她的意見倒是越來越大了。唐生說的棒,究竟是什么?

其實太子和唐生是好朋友,從小玩大的伙伴。所以唐生才不怕得罪太子吧!從那以后,暮春和唐生交流多了起來。

“暮春,下節語文課,閱讀借我抄一下唄!”唐生打球回來,一身的汗味。

暮春一臉嫌棄:“唐生你是汗做的嗎?!”

“女人是水做的,那么男人當然是用汗做的。”唐生傻笑接過暮春的作業,飛速抄起來。

“唐生,回答一下第一小題!”老師果真叫到了他。

原本該慶幸,可當暮春掃過自己的答案,還沒來得及阻止他,他就已經說出口了。

“作者和我都是女性,站在女性的視角來看待……”

全場哄堂大笑,只有暮春和唐生的雙頰滾燙。

從那以后唐生多了個外號叫做唐小妹,暮春也一直唐小妹,唐小妹地喊他,唐生每每都癟嘴撇過頭。

不過唐小妹依舊是很受大家歡迎,尤其是女生,可能是因為他喜歡打球而且姿勢帥,投籃準。女生們總愛趁著體育課的間隙,跑到籃球場,給他們吶喊加油,然后指著誰誰誰帥,誰誰誰高的。

而暮春則最討厭體育課,那個更年期的體育老師每節課都要讓她們繞著操場跑上三圈。而籃球場就在跑道的旁邊,盡管跑得死去活來,但所有女生似乎都在保持著最好的姿勢跑過那兒,希望能引起誰的注意。

暮春也沒少往那里瞥,記得第一圈唐生的球擦邊彈出了球筐,第二圈的時候他被隊友攔截了,第三圈的時候球還是沒中。

體育課結束,回到教室,暮春就和唐生說:“你今天打球打得太爛了!”

唐生一臉委屈:“還不是每次你跑步姿勢太難看,吸引我的注意!”

暮春回到家對著鏡子,練習跑步,她跑步的樣子真的有那么難看嗎?好像,還挺像一條脫水了的狗。

暮春和唐生做了一年的同桌,好不容易熟悉了,卻被班主任無情換掉。新來的同桌終于是暮春心心念念的女同桌,可心里卻不怎么高興起來。

那個叫淡淡的女孩是個長發皮膚雪白的女孩,長得雖然不好看,但比起暮春好看許多。

只有一點,淡淡喜歡唐生。

“暮春,你說唐生喜歡什么樣的女孩?”

暮春搖頭,做了一年的同桌,他喜歡什么樣的女孩,她還真的不知道。

“或許,是那種很厲害很有主見的吧!”

可惜暮春不是這樣的女孩。

而唐生的同桌是他最好的朋友太子,他倆換到一塊沒少讓老師頭疼。不過最近讓太子頭疼的是夏齊齊,她總是死纏他不放。

值日的時候,太子依舊不來,唐生和齊齊都來代他值日。

“暮春,你那新同桌好嗎?”唐生邊拖地邊問。

暮春點頭:“是個成績很好的女生,還行。”暮春不知道為什么要說還行,沒有說很好,或許最好很好的同桌只有唐生一個。

“她叫淡淡,她很喜歡你。”

唐生哦了一聲,又飛快地在教室里穿梭。

淡淡和暮春的性格不一樣,她喜歡動漫,喜歡直接,喜歡大大咧咧,還有一點她喜歡籃球。似乎唐生喜歡女生的類型就是淡淡這樣的。

淡淡時常會找機會在唐生身邊晃悠,暮春看著,多少有些難過,雖然根本不知道在難過些什么。

新學期的開始,班干的重新選舉,淡淡以多票優勢成為了新的衛生委員,而暮春又回到了那個不愛說話的女孩。淡淡做的很好,老師和同學都喜歡她,似乎所有人都忘記了那個獨自拖地的女孩。

“暮春,明天是你生日吧!”唐生問。

暮春有些好奇,唐生是怎么知道的,她分明沒告訴過他。

唐生笑著說:“暮春,明天會有驚喜的。”

就為了唐生的這句話,暮春回到家一直在想明天唐生會送給她呢?興奮了一晚。

結果第二天,唐生來的很晚,被值日生記了名字,在教室外罰站。

暮春恰巧坐在走廊窗邊,看著唐生無聊地交換著腳,今天是她的生日。那天早自習老師講的話一句沒聽進,倒是像個等待禮物的小孩,興奮又緊張。

上課鈴響了,唐生這才匆忙走進,小心塞給暮春一個盒子:“給你。”

暮春接過盒子,這盒子很普通,里頭是個徽章,是個女孩,戴眼鏡短發的女孩,長得好像暮春。

淡淡有些羨慕:“唐生對你真好。”

暮春笑著,把玩著這精致的徽章。

下課后,唐生跑來問:“暮春,你喜歡這個禮物嗎?”

暮春點頭,“這是我嗎?”

“我昨天自己刻的。你可別嫌丑,要怪也只能怪你丑?”暮春有些吃驚,唐生不像是動手能力強的人,這個精致的鐵質徽章是怎么從他手里做出來的。

“唐生,謝謝。”

唐生一笑:“暮春,生日快樂!”

暮春笑著,突然間,她想要改變,變成唐生喜歡的女孩,她戴著這個徽章傻笑。打開日記本,那白色的第一頁上,還有痦子,那兩個字還在那里:改變。

摘下那個厚厚的眼鏡,其實她也不丑,她的眼睛很大,五官也很精致。而且暮春的媽媽也長得很漂亮,說明她有丑小鴨變成白天鵝的潛力。

暮春真的改變了,就連夏齊齊也說暮春變漂亮了。其實她不過只是夾上了劉海,換了個眼鏡罷了。

“交作業!”暮春站在唐生身邊,她不再是那個不愛說話的女孩,她變得干練,變得活潑。她想她就要變成唐生喜歡的樣子了。

唐生笑:“暮春,你最近似乎……似乎變好看了。”

暮春很開心,因為唐生說她漂亮。其實,每個花季的女孩都應該是漂亮的。

那時班里有個叫朝陽的男孩,個子不高,笑起來暖暖的。朝陽喜歡暮春,是全班都知道的事情。

可暮春喜歡唐生,卻沒有人知道。

“我叫朝陽,朝朝暮暮的朝,暮春我們很有緣。”暮春還記得朝陽第一和她打招呼的場景,一個愛笑干凈的男孩。

舉報本章錯誤( 無需登錄 )
TXT电子书免费下载-全本TXT小说免费下载,全集,完整版